华锐风电让无数散户投资者血本无归,雅百特)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调查、审理完毕

【电工电气网】讯  日前,证监会对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323,雅百特)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调查、审理完毕。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雅百特涉嫌违法行为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情节严重。  雅百特是金属屋面围护系统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其业务范围包括金属屋面围护系统、智能金属屋面系统和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等。  此前,雅百特曾被实名举报涉嫌欺诈:虚构参与了位于巴基斯坦木尔坦的地铁公交工程建设工程。  在雅百特的股吧中,早前就有网友质疑雅百特并未参与巴基斯坦的地铁项目。因为在雅百特最早公告这一项目的2015年,巴基斯坦只有拉合尔市在规划建设地铁。  资料显示,2015年与中联电气重组之际雅百特首次公告中标木尔坦项目。2015年1月28日,中联电气发布的《江苏中联电气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显示,山东雅百特科技有限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和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借壳上市。  文件中指出,公司近期承接了巴基斯坦国的木尔坦地铁公交工程的金属屋面围护系统工程,公司向国际化发展的战略目标迈进。该草案在罗列雅百特及其子公司截至报告书签署日正在履行的重大工程合同情况时,提及了木尔坦地铁公交工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金额为3250万美元(约合2.244亿元人民币),工程进度状态为未开工。  在5月9日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雅百特董事长陆永针对投资者对木尔坦项目的质疑,回复称:“公司巴基斯坦项目均经第三方机构进行查验并核实,不存在虚构的情况。针对不实举报人的无理行为,为维护所有股东利益,公司正在调查、取证和处理所有的不实传闻。相关人员的相关行为已经侵犯公司的合法权益,对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的人员和行为,公司将保留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的权利。同时,公司再次声明,请投资者以公司的公告为准,不信谣、不传谣。”  证监会消息称,雅百特于2015至2016年9月份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等手段,累计虚增营业收入约5.8亿元,虚增利润近2.6亿元,其中2015年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额约73%,2016年虚增利润占当期利润总额约11%。上述财务数据通过雅百特2015年年报、
2016年半年报以及2016年三季报公布。  上述行为涉嫌违反《证券法》相关规定,构成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依据《证券法》,证监会拟对雅百特处以60万元罚款,拟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证券法》规定的范围内顶格处罚,同时拟对雅百特虚假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主要责任人员采取终身市场禁入以及3年到5年不等的证券市场禁入。  雅百特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进入告知听证程序。下一步,证监会将在充分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相关当事人依法进行处罚。

【电工电气网】讯  近日,抚顺特钢控股股东东北特钢发布公告称,由于“相关事项的磋商与谈判仍在进行当中”,重整计划草案拟再度延迟两个月提交。原本,这一计划将于今年4
月提交,后因意向重整投资人决策程序较复杂延期至5月10日,如今又再次延期。就此,抚顺特钢收到了上交所发出的年报问询函,其中就东北特钢重整对公司的相关影响予以重点关注。  问询函首先就东北特钢此次重整对抚顺特钢可能存在的影响展开问询。根据问询函显示,报告期内(去年),抚顺特钢向控股股东等关联方提供资金合计约
10.6亿元,期末余额为1.96亿元,较年初的2.74亿元有所下降。对此,监管层要求公司结合控股股东目前财务状况,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新增资金往来的发生原因、具体内容、控股股东的还款进展及后续还款安排等。  除资金往来,抚顺特钢还为控股股东等关联方累计8亿元的银行债务提供担保,且相关担保均已逾期。具体来看,抚顺特钢年报显示,公司为东北特钢集团向盛京银行申请的5亿元综合授信提供了担保,担保期限为2014年5月6日至2016年5月5日。此外,公司还为大连特钢(东北特钢控股子公司)向吉林银行申请的3亿元综合授信提供了担保,担保期限为2015年11月10日至2016年11月9日。目前,东北特钢正与上述债权银行协商解决方案,抚顺特钢方面暂时不能确定是否应承担保证责任。  换言之,由于控股股东的重整尚在进行,上述债务担保结果存在不确定性。而基于上述事实,公司财务报告被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意见,监管部门也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已计提预计负债。  此外,在报告期内,抚顺特钢向关联方(大部分为东北特钢下属公司,下同)采购原材料金额为3.55亿元,而向关联方销售钢材金额为7.75亿元,前述采购及销售金额占公司2016年营业成本、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6%、16.6%。而通过比较2015年相关数据,上述关联交易金额和占比虽然较
2015年有所下降,但仍为公司钢铁主业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鉴于此,监管层要求公司披露在控股股东资金链出现断裂、并且在进入重整程序的情况下,前述关联交易仍然发生的原因及必要性;同时说明交易作价是否公允,公司是否按规定及时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等。  据悉,抚顺特钢主要是以特殊钢和合金材料的研发制造为主营业务的特钢企业,主要产品包括高温合金、高强钢、高档工模具钢及特种冶炼不锈钢等。在
2016年钢铁市场整体回暖的背景下,钢铁原料及产品价格联动上涨,行业内上市公司经营效益均有所好转。然而,抚顺特钢2016年净利润却为1.11亿元,较2015年近2亿元的净利润大幅减少。至于业绩滑坡原因,公司解释,主要是由政府补助减少及特钢冶炼主要原材料废钢、生铁和铁合金价格持续上涨是导致的。此外,公司采取以销定产,从销售合同形成到产品制造过程中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也挤压了利润空间。  但是,监管部门认为,在2016年钢铁行业整体经营情况逐渐好转的背景下,公司前述有关原材料涨价压缩盈利的披露尚不够充分。鉴于此,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特钢这一细分行业的发展情况、企业主营产品原材料构成、产成品价格波动及以销定产模式等,具体分析披露原材料上涨对净利润的影响。不仅如此,监管部门还注意到,公司2016年年报“成本分析表”中的特殊钢原主材料本期金额(19.53亿元,占总成本的53.24%)同比减少10.33%,与公司披露的原材料上涨压缩盈利情况并不一致。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解释其中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除业绩下滑,抚顺特钢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纵观近两年年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持续走低,2015年为1.24亿元,较
2014年大幅下降近85%;2016年则由正转负,为-1.48亿元。此外,财报显示,公司期末(去年底)短期借款为48.79亿元,较期初增加
43.25%;资产负债率高达83.93%;流动负债大大超过流动资产,公司财务压力较大。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生产经营状况和现金流流入、流出两个方向,有针对性地补充说明经营性现金流逐年下滑的原因以及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并结合公司资产结构、负债情况、变现能力等,具体分析公司的流动性风险及应对措施。

【电工电气网】讯  近日A股连续下跌,1元股再次横空出世。华锐风电周五收盘价为1.44元,再创历史新低,继续成为两市股价最低的“一元股”。而6年前其登陆A股时的发行价是90元,可谓是“最贵股票”。从一时风光无两的“风电新贵”,到如今面临退市大考的“破落户”,华锐风电的蜕变令人叹息。  而在连续巨额亏损之后,华锐风电已经走到了退市的边缘,30万股民面临血本无归困境。说华锐风电是史上最惨新股一点不为过,2011年1月其以90
元的高价上市,创下当时主板最高记录,备受市场关注。不过华锐风电上市首日遭遇破发尴尬,收盘竟然大跌9.59%,让包括机构在内的所有打新者全被套牢。在随后漫长的6年多时间里,当初中签者始终未能解套,反而越陷越深,截至12日股价复权后已跌去9成。  此后,华锐风电可谓麻烦不断,风机事故、裁员风波、财务丑闻、高管换血,甚至还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这家自诩为高增长的“风电新贵”沦为不折不扣的“股民绞肉机”,从上市至今,当初中签者始终未能等来解套的机会。  在很多股民的回忆中,中国石油一直是无法忘却的“痛”,其实华锐风电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石油发行价16.7元,按10日股价7.44元计算,跌幅为55%,远不及华锐风电。另外中国石油48元的大顶是投资者炒上去的,中签者尚有暴利退出的机会,而华锐风电从中签开始就已经入套。  华锐风电奇葩的不只是股价,在其股价漫长的下跌途中,曾经连续两次推出10股送转10股,另外在2014年披星戴帽期间,还实施了10转5股的送转方案,这在A股历史上并不多见。  华锐风电上市后业绩随即变脸,6年累计亏掉110多亿元,其中仅2011年和2014年实现盈利,但这两次盈利也问题重重。  其中2011年存在财务造假行为,当年证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华锐风电为粉饰上市首年业绩,虚增利润总额27786万元,占2011年利润总额的37.58%。  2014年的盈利也耐人寻味,当年尽管净利润只有8000余万,却让其“巧妙”规避了退市风险,之前的2012年和2013年华锐风电已经连续两年巨亏,其中2013年亏损额达到38亿元。在过去的两年里,华锐风电相继亏损45亿元和31亿元,6年间亏掉110多亿,今年一季报又亏损了1.5亿元,这一次还能逃过一劫吗?  历史上的华锐风电也有过辉煌,资料显示,这匹风电业的黑马曾一路狂飙,并于2008年成为中国风电制造业老大,2010年跃居全球行业第二,占据
11.1%的全球市场。2011年登陆上交所时市值近千亿,创造了中国风电史的一个传奇。但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巨头几年时间就迅速陨落。业内人士指出,战略失误和此起彼伏的高层内斗将华锐风电推向了深渊。上市后的6年里,华锐风电创业团队和资本系力量争斗不绝,大股东也在内斗中不断更迭。  在中国风电行业,从辉煌到没落要用多久?曾经的领军者华锐风电给出的答案是6年。这家曾经创造当时主板最高发行价的风电公司如今深陷巨亏泥潭,市值也从最高时的900亿跌到不足200亿。华锐风电让无数散户投资者血本无归,其也因此而被戏称为“散户绞肉机”。从风电“大佬”到落魄“英雄”,正所谓成业“风电”、败也“风电”,风电遭遇的风电发展中的困顿,并非其一家的难题。华锐风电何去何从,能否逃过一劫再创奇迹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