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目前我国的核安全监管薄弱,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说

摘要:核工业是国家安全重要基石。天然铀作为战略资源和能源资源,是发展独立自主核工业的前提和基础,可谓是基石的基础。据最新科学预
–>

摘要: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华龙一号再次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说,华龙一号作为
–>

摘要:近年来核电突飞猛进的发展对我国核安全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而目前我国的核安全监管薄弱,缺乏高层法律依据和充分
–>

核工业是国家安全重要基石。天然铀作为战略资源和能源资源,是发展独立自主核工业的前提和基础,可谓是“基石”的基础。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华龙一号”再次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说,“华龙一号”作为我国核电自主创新的标杆产品,引发大家热议是必然的。在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当前规模化发展“华龙一号”意义尤其重大,一是在核电成为治理雾霾的一种理性选择下,其将大大有助于完成我国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二是能够带动我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

近年来核电突飞猛进的发展对我国核安全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而目前我国的核安全监管薄弱,缺乏高层法律依据和充分的技术支撑监管人员明显偏少,专业水平不高,核安全监管工作缺乏足够的经费保障、公众宣传工作滞后,部分公众对于发展核电心存疑虑等问题。因此,全国人大代表张玉珍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加强核安全环境监管能力建设,确保环境安全、公众健康和社会和谐。

据最新科学预测,我国铀矿找矿具有很好的前景,铀矿资源潜力达到200万吨以上,深部和已知矿区外围潜力较大,工作程度较低或是空白地区也有前景,迫切需要加大铀矿资源评价和科技攻关力度。全国政协委员、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院长李子颖呼吁,“希望进一步加大铀矿勘查投入,强化‘基石’的基础,如此安全‘基石’才能永远牢固。”

为我国核电规划实现提供保障

张玉珍建议,首先健全完善我国核电安全监管法律规章制度,这样才使核电的发展具有安全保障。据介绍,我国在深入总结国内外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参考国际先进标准,家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核安全法规标准体系,为保障核安全奠定了良好基础。但是,我国缺失核安全基本法,作为国家层面核安全监管高层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核设施安全监督管理条例》是国务院在1986年10月29日发布实施的,该规定中明确了国家核安全局对全国核设施安全统一监督,独立行使核安全监管权。该管理条例颁布实施至今已有28年,现有的核设施监督管理条例已经不能满足现有民用核设施发展的需要。

需求和现状呈“剪刀差”

刘巍认为,规模化发展核电的意义不仅在于此,还在于它能够为完成国务院2012年10月通过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提供保障。

张玉珍提出,国家应抓紧出台一部全面规范核能开发利用活动的《核安全基本法》和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修订与制定。另外,各省及有关行业部门可根据各省内核电建设的特点,建立各省核电监管的各项规章制度,对国家的核安全法的立法及核电厂的相关监管规定的完善起到促进作用。其次,根据当地环境功能区的特殊要求,各省可制定更严格于国家的地方行政法规和规定,提出更具操作性的条例和标准。

今年两会,政府报告提出,要安全发展核电。核电规模发展,势必对铀资源的保障提出更高的要求。而现实是,需求和现状呈现出“剪刀差”发展状态。“一方面是需求不断提升,而另一方面是当下对铀资源勘查投入不够。”李子颖表示。

根据规划推算,从2015到2020年,我国至少还要再批准40台百万千瓦级机组开工建设,才能满足规划目标。

张玉珍建议,针对核电运行管理模式,建立健全核安全监管工作规程。她说,目前我国已建成的核电机组,处于多种核电技术共存的状态,其中既包括二代改进型,也包括从美国、法国、加拿大及俄罗斯等国引进的EPR、AP1000、CANDU、高温气冷堆以及我国自主设计的30万和60万千瓦机组。由于其系统、堆型、技术标准及工艺各不相同,所以,它们的运行和管理模式也是多种多样的,给安全监管工作带来很大难度。因此,应借鉴国外标准,结合各省核电建设管理模式,尽快制订符合各省核安全监督管理机制及工作规程,并建立相应的监督标准体系是各省级核安全监管面临的当务之急。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铀矿勘查一度处于低水平维持状态。“十五”后期开始逐步回升,现在虽然每年投入钻探工作量50多万米,但却不及上世纪70年代高峰期的三分之一。不仅如此,“十一五”铀矿勘查累计投入的钻探工作量仅是规划投入的50%,预计“十二五”铀矿勘查累计投入钻探工作量仅是规划投入的40%左右。

刘巍说,新建核电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而符合这一要求的“华龙一号”真正实现了习总书记提出的“把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是可以为我国核电中长期规划目标实现提供保障,担当起核电规模化发展的重任。

张玉珍还建议,建立完善适应我国核电发展的核安全环境监管能力体系。我国采用国际最高标准,由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统一对核电安全实行分阶段审批和全过程监督。省级环保部门主要是配合环保部实施监管,并承担核电厂辐射环境监测性监测以及核事故应急管理工作。

“铀矿勘查投入不足,不但导致基础地质调查工作薄弱,后备勘查基地不足,严重影响天然铀产业的持续发展,而且制约了重点地区铀矿勘查的快速突破。”李子颖表示,“加强战略性、基础性和公益性勘查投入,亟待解决。”

他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华龙一号”是我国持续研发的渐进型核电技术,是在我国30余年核电站科研、设计、建造、调试、运行经验和近年来核电发展及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为基础,借鉴国际同类电站的先进核电设计理念,充分考虑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通过自主创新形成的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品牌。而且,我国已有20多台类似核电机组的设备制造、工程建造及近30年的运行经验。这些机组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水平和运行记录,可为“华龙一号”规模化发展提供丰富的经验反馈。在此基础上可以说,“华龙一号”是经过充分验证的成熟技术。

“为促进核电环境应急工作的大力协同和常备不懈,应建立健全国家和省级核应急管理体制和预案体系。”张玉珍表示。同时,为及时掌握全国辐射环境变化,应健全完善覆盖全国的核与辐射环境监测网络,以及构建上下联通的核应急指挥平台,建成国家和各省级核与辐射环境监管指挥决策系统,具备监测预警、事故后果评价和指挥决策等功能,建成省、相关市和县、核电厂四级核应急指挥中心并实现互联互通,其中省核应急指挥中心要实现与国家、周边省份的联通。

加大深部铀矿勘查投入

二是“华龙一号”技术得到国内外业界充分认可。2014年8月“华龙一号”通过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核安全局组织的43位院士专家的评审,2014年12月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反应堆通用设计审查。2014年11月,国家能源局批准在福清5、6号机组上建设“华龙一号”国内示范工程;2015年2月,我国与阿根廷政府于已签订政府间协议。这些都标志着“华龙一号”被国内、国际市场广为接受和认可。

张玉珍称,应提高核电监管安全人员专业水平,健全基层监管机构。她说,以目前核电的发展速度,更显现在安全监管机构、人力和能力的不足。我国核电监管相关工作人员,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技术人员同样存在较多问题。现有的核安全监管相关人员大多来自高校的毕业生,虽具较高学历,但缺乏岗位培训、缺乏实践经验,对核安全相关工作的质量会有较大的影响,这与核安全监管工作专业性强、技术性高构成一定的矛盾。我国基层核监管机构能力较为薄弱。

目前,我国浅表和易发现的矿基本找完。随着找矿工作的深入,找矿深度和难度越来越大。

实施核电“走出去”战略需要

对此,她建议,建立核安全环境监管人员培训体系,规范核技术应用单位资质管理制度,推进基层核与辐射监管机构建设。

李子颖表示,到目前为止,我国铀矿找矿深度大部分在500米以浅,近些年部分矿区达到1000米,并在深部取得了很好的突破,说明深部有很大的前景,但深部铀矿勘查评价工作做得很有限。

目前,“华龙一号”已成功出口阿根廷等国,而且还引发了10多个国家的浓厚兴趣。刘巍说,根据当前国际核电市场需求判断,国际核电市场大约有100多台机组的规模。但要让这些有潜在意向的国家能够真正选择“华龙一号”,他认为,关键因素还在于“华龙一号”在国内规模化发展的程度。“华龙一号”如果能够在国内实现规模化落地,必然能增加“走出去”的砝码,增强其他国家引进的信心和动力。而且,“华龙一号”“走出去”还将带动我国核电技术及装备制造业“走出去”,对我国经济、制造业发展意义重大。

最后,张玉珍强调,加强核安全文化建设,实现我国核电的可持续发展。福岛核危机后,国内民众在专家出面辟谣后还继续抢购碘盐,特别是在沿海一带的大中型城市。该现象一方面说明民众不具备核电事故相关的基本常识,另一方面也真实反映了国内政府部门与体制内专家社会公信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一般来说,铀矿从发现到提交储量往往要经历10年以上的找矿周期,且随找矿深度和难度加大,找矿周期会更长。随着科技进步,虽可缩短周期、提高找矿效率,但必须以大量的基础性工作为前提。“资源不是生产线,无法做到今天投入生产,明天就可以见成效,加强铀矿勘查基础投入如同基础科学研究,虽历时较长,却是资源保障的重要基础。”李子颖表示。

另外,刘巍还提到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科技成果只有同国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场需求相结合,完成从科学研究、实验开发、推广应用的三级跳,才能实现真正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目前,“华龙一号”已完成科学研究、实验开发,且当前国家有保障能源安全需要,人民有减少雾霾的要求,市场有发展清洁能源的需求,此刻推进“华龙一号”在国内规模化发展正恰逢其时。(盛安陵)
 

2014年3月在第三界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全面阐述了“中国核安全观”。习近平提出,核安全首先是国家课题,首要责任应该由各国政府承担。各国政府要知责任、负责任,强化核安全意识,培育核安全文化。因此,加强核安全文化建设,实现我国核电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天然铀的特殊属性,在国际贸易中不能自由买卖,往往受到很多条约监管或受一些国家的控制。李子颖说:“通常是,只有我们自己有,人家才可能卖给我们,完全依赖进口具有很大的安全风险。”

张玉珍认为,从核安全文化发展的领域来看,我国核电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应有两大抓手,主要是核与辐射安全监管工作和公众的核安全理念。通过高效的监督管理,对社会提供准确、清楚的信息,增加公众对核的信心。完善全国联网的核技术应用监管系统及建立辐射环境监测网络体系。同时,建立公众参与和信息公开制度,增加核安全和核应急知识的宣贯和资金投入,提高公众的安全接受程度。我国核安全监管单位和核电企业要共同努力,建立健全核安全文化建设体系,在安全的前提下,使我国核电规范、健康的发展。(胡美东
孙力 彭娟)

“所谓家里有‘粮’,心里不慌。铀矿勘查是加强我国国防建设和推进核能安全高效发展的重要保障和物质基础,加大相关投入,不容忽视。”李子颖表示。(胡春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